县域金融面临“不对称”的难题

时间:2019-06-28 13:26:44       来源:

张宏斌

提及“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成果,普通来说,会把其中缘由之一归于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但笔者在县域调研中发现,县域金融所面临的“不对称”难题绝不只是金融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

其一是县域政府部门与金融部门的“不对称”成果。笔者在某县调研时,该县政府农业部门的担任人大谈金融部门如何不作为的成果,尤其是谈及针对某个该县的农业龙头企业的金融需求,金融部门并未给予足够的注重,对该企业的存款需求不予满足,等等。同时,在场的两家商业银行的代表却道出了不予存款支持的真实缘由,原来该公司有近1000万元的存款逾期近两年,而且,并没有出借存款的意愿。由此可见,一方面是政府主管部门抱怨金融部门所谓“不作为”,另一方面是金融部门面临金融监管以及金融机构自身运营规范的要求,这种“不对称”招致的“冲突”并不少见。笔者曾经与一位县域政府的担任人交流金融支持产业展开的成果,该担任人直截了外地表达其看法,他以为,银行的不良存款既然可以核销,就不是什幺成果,就应该无条件地为地方企业发放存款。

可以说,相当一部分县域政府部门的担任人金融知识是完善的,而且,基于义务上的需求,经常会对县域金融机构“施压”,其非常关注银行的贷存比,凡是贷存比不高的金融机构经常会被县域政府的担任人“约谈”,质疑其能否尽责,甚至会要挟该金融机构的担任人,向其上级赞扬,改换其岗位。

其二是部分政策传导与市场理论情况的“不对称”成果。例如,乡村“两权”抵押存款政策在部分县域地域推进难度较大,其缘由较多,即使确权颁证义务到位,场内买卖完善,价钱评价明晰,但由于目前很多农地的租金价钱偏低,即使可以存款,其基于流转土地运营权的存款额度也上不去。从需求方角度来看,与其经过繁琐的手续获得这样的存款,不如直接恳求获得比此额度高的信誉存款;从供给方的角度来看,所谓“两权”抵押存款,其作为抵押物的农地运营权是很难成为真正的有效“抵押物”的,也就是说,在很多地方,这种运营权很难流转起来,一旦出现存款违约,金融供给方很难失掉保证。同时,虽然有的地域政府设置了风险补偿金,一方面,这种风险补偿金完全到位的甚少;另一方面,出现了风险,所谓风险补偿金也很难掩盖相关风险,到最后,还是金融机构面临不良存款的压力。

固然,很多政策落实都需求量体裁衣,但由于在县域涉农部门较多,职能分工交叉,金融部门的实操限制与这些职能之间势必难于婚配,这招致既存在政策传导的效率成果,又可以构成与市场理论情况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