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将引导我们更多地投向科技创新赛道

时间:2019-04-18 15:59:51       来源:

  2019年4月17-19日,由、投中信息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华国民共和国投入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外滩W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看多中华国民共和国”,来自国表里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此次峰会上,达晨财智总裁肖冰就“迎接科技创富新期间”主题举行了精彩分享。他表现,今年资本商场最大的变化是科创板的推出,这一变化将会吸引更多的科研人才投入到创业的大潮里,也会引导投入机构把更多的子弹投向科技创新的赛道。
  达晨财智总裁肖冰
  以下为肖冰在“第13届中华国民共和国投入年会”的精彩演讲实录,整理。
  很高兴来到投中的年会,今年的主题是“看多中华国民共和国”,我觉得私募股权行业的人永远在看多中华国民共和国。我们只能看多,不能看空,因为我们不是对冲基金,否则的话你就不能在中华国民共和国做那么长线的投入了。但是中华国民共和国商场有一些变化,主要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所以具体操作的时候我们要关注政策的变化。
  那么目前资本商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今年最大的变化应该是科创板的推出,凌驾了我们想像的速度。而且第一批挂牌的工夫看起来比我们想像得早,可能6月底第一批科创板集团挂牌。科创板的推出,会对中华国民共和国的创业、创投有怎样的影响?我想可能是值得我们你们特别思考的。
  会有更多的科研人才投入到创业的大潮里
  我觉得会有更多的科研人才投入到创业的大潮里,那么我们团队里面未来的焦点力量应该是技术职员,技术会在发明价值里面占主导作用,所以他们会分享到价值的大部门。我们以前看到的团队,包含历史上投过的大部门的集团,最占主导作用的那个人不一定是焦点的技术职员,每每是一个商场职员。以前很多人创业集团首创人的履历,每每是在一个大集团做销售的,出来创业。因为销售的作用每每比技术的作用更大。为什么?因为我们以前很多的企业,包含历史上成功的企业,技术并未占据主导作用,他们的产品每每是同质化的产品,并未有特别明显的竞争力,所以要靠很壮大的销售能力。另外很多企业的技术来源,每每是背景寨和抄,不太注重知识产权,在那个年代的创业职员里面,更多的是销售能力很强的人占据主导作用,可能还有财务职员,而技术每每放在次要的位置。但是这个期间已往了,你们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技术的力量越来越成为主导。
  给你们分享一个近来对我冲击较大的案例。几周年,在港湾联交所我参与了一个敲锣的仪式,我们所投的集团在联交所挂牌上市。当时同时上市的是两家集团,一个是俞敏洪老师的集团,新西方在线,两家集团同时挂牌。我们集团当天挂牌涨了50%,我们想是不是定价低了,我们刊行可能是50、60亿的市值,末了80多亿。俞老师的是跌破了刊行价,比较明显。
  为什么提到这一案例?给我震撼的是我们这家所投企业是收入为零的集团,满是一帮科学家,就是实行室处于研发阶段的,一帮资深科学家创业的集团。市值给到80亿港币,所以受到商场非常大的追捧,二级商场一直在涨。它是做生物疫苗的集团,还没有产品、还谈不上销售。我们的投入也是一个特别非典型的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基金的投入,之前的投入都是人民币基金投,后来我们尝试性地参与下这类投入,投入处于非常前沿的范畴,还在临床阶段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产品,我们投的时候估值已经不低了,十几亿了。
  没有产品的集团,十几亿的估值对我们是挑战,但是我们想尝试性地学习一下。看着是五年、十年的商场,但是港交所的规则变了,容许未亏损的生物制药集团上市。当时看到那个场景给我非常强的冲击力,那么一帮书生气的科学家,我们都是怀疑他们可否成功的,但是居然成功了,有这样一个好的事业平台给到他们,他们会鼓舞着他们的平台,他们的师兄弟也会建立这样的集团。
  科创板也是借鉴了这样的集团,我们容许未亏损的集团上市,也容许没有收入的集团上市。科创板一共有5套标准,那会不会在中华国民共和国大陆也会有大量这样的集团上市?我们的创业板会不会修正规则,也容许大量这样的集团上市?那对中华国民共和国大陆的创业会出现什么样深刻的变化呢?这个是我到场完那次敲锣以后非常深的体会,我就觉得未来技术职员可能在团队的作用更加明显,他们会越来越分享更多的价值。
  大股东是他们。因为销售靠硬碰硬的产品,销售是靠产品去推进的,那么财务职员的融资能力也不必要很强,因为这样的企业冒出来,很多技术大佬出来都市被我们追捧,被很多偕行追捧投进去,所以这样的财富效应会吸引更加多的以前在实行室的那些人出来,做产业化、做创业的尝试,也会勉励我们的年轻人更多去学技术、学理工科,更多毕业以后愿意选择做研究。另外,中华国民共和国很永劫间里面每每优秀的年轻人会去读金融和财务,各省的状元不会选择学技术,因为学技术你们觉得没有很大的远景,未来可能这会发生变化。有一段工夫,在我们小时候,我们说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后来没人说了,好的都去读金融、财务。那么是否会反过去,我们下一代更愿意学技术,学数学、物理、化学了?我觉得很有可能改变这个场合排场。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
  科创板是否会成功?答复是肯定的
  再给你们分享我们现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可能也是所有行业的人都在思考的问题。就是科创板会不会成功?这个你们可能还是在疑问。还有注册制是否会成功?因为科创板是注册制底子上的科创板,是这样提出来的。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应对科创板,如何应对未来的注册制?我们说这个事变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如何迎接这样的挑战?就这几个问题再跟你们分享我的看法。
  第一科创板是否会成功?答复是肯定的,科创板肯定会成功。为什么?因为科创板给到上交所和厚交所不对称的竞争,现在好的有技术含量的集团报科创板,因为这边的刊行价是不限制的,那边是限制的。这边是未亏损的可以上,而那边不能上。这边是工夫非常确定,那边是非常不确定,你说好企业选择在哪里报?在这几个月,肯定好的集团,高市盈率的集团都报科创板,在厚交所改革之前,不缺高质量的项目上科创板。所以第一批的科创板和前几批的科创板,肯定选出一批比较好的集团出来挂牌上市。这就意味着科创板成功了,所以成功是无悬念了,因为给了它很多的政策红利。中华国民共和国的改革推出来,都市有一段工夫的政策红利,上交所就享受到了,所以科创板肯定是会成功的。
  第二个问题是注册制是否会成功?这是我们更关心的问题。如果注册制不成功,它不是注册制底子上的科创板,意义并没有那么大,只是每年多了一个上市的通道,每年多几十家、上百家的集团,意义还没有那么大。那注册制是否能够成功?这个问题值得观察。很大的可能是开始肯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注册制,肯定是要经过反复的历程以后,我觉得才会朝着注册制方向走,中心会有曲折的变化,大的概率是这样的。但是注册制是大势所趋,不许逆转的趋势,你们必要清楚地认识到这一问题。现在所有人都认识到,注册制是中华国民共和国资本商场走向成熟的必不许少的要过的一道槛。所以我们对注册制的未来还是抱有盼望的。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如何应对?
  科创板如果出来,注册制也推了,我们怎样调解投入策略?如何应对?
  第一科创板的变化会引导我们更多地投向科技创新,我们把更多的子弹投入科技创新的赛道里面。我说的是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基金,会更愿意和更有勇气投前瞻性的业务。这是很大的一个变化。
  怎样投这样的集团?我们内部也在说和科学家交兄弟,每个人都和科学家交兄弟。既然投这些技术,你要和技术大拿做兄弟,和了解前沿技术的人做相同。我们招什么样的人?我们基本上不招学金融的人,不招学财务的人,我们基本上都是招技术背景的,有产业背景的,甚至是原来就是做研发的人,加入到投入团队里面。这样你才能真正理解和投到那些真正前沿的技术里面,这个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团队的调解和变化。所以变化是更多地投技术,招更多的技术职员加入到团队,这是我们投入上要做的改变。
  你们既然认识到注册制是趋势,那么真正完成注册制以后,中华国民共和国的资本商场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就是估值体系会发生变化,外股台湾股化和外股台湾股干股化的趋势,肯定是不许逆转的。那么传统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基金、二级商场套利的空间就完全没有了,那投什么样的项目才能保证基金持续高回报呢?这对我们投入的质量、投入的标准会形成很大的挑战。
  我们过往投一个绝对平凡、传统的集团,一上市基本上都市赚不少钱,为什么?因为这个集团卖壳都能卖20亿,变成一个壳,集团不行了也能卖20亿,那我投入估值三、五亿就是稳赚不赔的交易。对投入的质量,你们并没有要求那么高,只要能上市就行。未来,我们不会把什么时候上市作为考量点,不把什么时候报材料、什么时候上市作为你投入判断的一个因素,而是你所有的出发点都要以第一性的原理看,它是不是好项目,可否成长为大集团和大市值的集团。如果未来是一个小市值的集团,你很有可能没有流动性,很有可能估值很低,哪怕上市也赚不到钱。
  去年海外上市的集团,凌驾一半是跌破了末了一轮的入股价,Pre—IPO的投入商业模式可能等到那时就不存在了。所以这对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基金是有很大的磨练的,因为我们的投入能力、专业水平、行业研究能力底子达不到这样的变化。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肯定措手不及,因为我们的资产没有流动性,我们今天的投入是为了三、五年后的退出,三、五年后信赖中华国民共和国的资本商场大约率是注册制,大约率的散户退出商场,大约率的估值体系,你今年投的项目,未来安稳地上市,可能会亏钱。
  我就说那么多,仅仅是一些思考。近来来上海非常多,因为上交所紧锣密鼓地事变,我们不少被投项目也报了科创板,希望科创板里面有更多达晨的身影。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