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金融增值 经济才能增效

时间:2019-03-26 21:56:45       来源:

  3月25日讯将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联合举办2019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中改院论坛在海南海口召开,数十位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齐聚论坛,围绕“新开放改革与新经济增长”的主题展开深入讨论,探讨在关键之年,中国应如何在开放中实现高质量增长,在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企业应如何抓住发展机遇和投资机会,通过创新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在论坛上表示,金融增值,经济才能增效。这就必须着力纠正可能影响金融增值的缺陷。

  他认为,目前影响金融增值的缺陷主要有3个,即传统信用模式的固有缺陷、资本市场的结构性缺陷和财政资源配置的结构性缺陷。

  关于传统信用模式的固有缺陷,李礼辉表示,在传统的信用模式中,信用需要积累,信用需要中介,信用需要担保。房地产业有实体资产,而且过去20年一直处于价格上升期;国有企业资产规模大,而且有潜在的国家信用背书,借贷或发债都比较容易。但大部分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资本实力弱,风险成本高,信用价值低,融资难,融资贵。

  谈到资本市场的结构性缺陷时,李礼辉指出,我国直接融资占比偏低,2018年企业通过股市融资的比重为1.87%,为2014年以来最低值。2017年我国上市公司市值占GDP比率为71%,美国、日本分别166%和128%。股票市场投资者以散户为主,换手率偏高,2019年1月上交所和深交所换手率分别高达120%和266%,而香港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换手率仅为44%和49%。资本市场每年退市率不到0.5%,而国际主要资本市场的退市率处于2%-10%之间。

  而关于财政资源配置的结构性缺陷,李礼辉认为,按照我国的税赋制度,企业上缴的税费中有一部分属于“间接税”,但这些税费是由企业直接上缴的,此外还有各种行政收费。企业无论是否盈利,都必须缴纳间接税和行政收费,实际税费负担偏重。这几年,各地政府相继推出中小企业信保基金、产业转型引导基金、创新创业贷款专项资金、农业信贷担保等举措,帮助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相当一部分由于采用行政化的资源分配方式,无法形成可循环、可再生的现金流,往往难以持续。

  以下为演讲全文:

  教科书中一般把金融描述为经济的枢纽,实际经济生活中金融常常是热点和焦点。经济出现波折时,金融往往成为痛点和骂点。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里将稳就业放在第一位,而且是首次将就业置于宏观政策层面。稳金融排在第二位,足见中央对金融的关切和重视。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勾勒了金融工作的主线。这里我们着重讨论2个要点。

  第一,明确“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明确了“增速匹配”的规则,比2017年之前提具体增速、2018年提“合理增长”应该更加科学。我国建立完备的金融市场尚需时日,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必须与数量型目标管控并驾齐驱,明确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管控“规则”,有利于保持货币市场必要的流动性,也有利于货币政策框架平稳转型。

  2019年我国央行货币政策有3个“合理”:整体流动性合理充裕,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基于2019年6.0%-6.5%的经济增长目标,加上通胀和适度的货币化率,预计2019年M2增速在9.0%左右。

  2018年我国存款准备金率4次降低,同时采用中期借贷便利MLF等工具进行应急流动性调节,银行体系资金压力总体适度,银行间利率在2.6-2.8%区间低位运行。考虑到我国外汇占款低位增长带来的货币供给“抽水”效应,以及我国目前13.5%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全球仍属较高水平,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应该还有一定的空间,具体实施预计将采取结构性调整的方式,包括定向降准、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股权融资,目标是扩大融资覆盖面,避免融资利率大幅度波动。

  第二,将“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列为工作任务之一。《政府工作报告》对企业融资问题高度重视,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政策措施: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补充商业银行资本;完善商业银行考核机制;量化信贷投放指标,明确要求2019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

  大家都知道,小微企业是民营企业的主体,民营企业是税收贡献的主体、安排就业的主体、技术创新的主体,民营企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度,简单说是56789,即50-90%。然而,民营企业占有的金融资源比例偏低,民营企业融资覆盖面偏低。根据国家统计局、财政部、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测算,2018年9月末,国有企业负债总额113.8万亿,民营企业负债总额在50万亿左右。综合测算,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负债总额占企业全部负债的比重分别是70%、30%,这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对经济的贡献度是倒置的,我国的金融资源配置结构明显失衡。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1月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中提出,要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会后各部门和各地政府密集推出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发展一系列政策措施。不过,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发展中长期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例如,民间投资的增速自2016年以来逐步下降,这个趋势到现在仍未逆转,2019年1-2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仅增长4.3%,比2018年降低0.7个百分点。这说明,要把总书记的指示和《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落到实处,还需要做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

  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金融增值,经济才能增效。这就必须着力纠正可能影响金融增值的缺陷。

  一是传统信用模式的固有缺陷。

  在传统的信用模式中,信用需要积累,信用需要中介,信用需要担保。房地产业有实体资产,而且过去20年一直处于价格上升期;国有企业资产规模大,而且有潜在的国家信用背书,借贷或发债都比较容易。但大部分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资本实力弱,风险成本高,信用价值低,融资难,融资贵。

  二是资本市场的结构性缺陷。

  我国直接融资占比偏低,2018年企业通过股市融资的比重为1.87%,为2014年以来最低值。2017年我国上市公司市值占GDP比率为71%,美国、日本分别166%和128%。股票市场投资者以散户为主,换手率偏高,2019年1月上交所和深交所换手率分别高达120%和266%,而香港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换手率仅为44%和49%。资本市场每年退市率不到0.5%,而国际主要资本市场的退市率处于2%-10%之间。

  三是财政资源配置的结构性缺陷。

  按照我国的税赋制度,企业上缴的税费中有一部分属于“间接税”,但这些税费是由企业直接上缴的,此外还有各种行政收费。企业无论是否盈利,都必须缴纳间接税和行政收费,实际税费负担偏重。这几年,各地政府相继推出中小企业信保基金、产业转型引导基金、创新创业贷款专项资金、农业信贷担保等举措,帮助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相当一部分由于采用行政化的资源分配方式,无法形成可循环、可再生的现金流,往往难以持续。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政策措施要落实到位,最根本的是市场化手段,可持续发展,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财政扶持、科技助力。

  第一,完善市场化定价机制。2018年我国民营企业信贷违约增多,据穆迪测算,商业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7%,而民营企业不良贷款率,制造业高达4.2%,批发和零售业高达4.7%。信贷定价如果未能覆盖风险成本,就难以做到可持续经营,实际上不利于纠正信贷资源配置的失衡。商业银行合理的信贷定价,必须覆盖风险成本和资金成本,对于享受财政补贴和央行定向降准优惠的信贷业务,应该以覆盖经补偿后的平均风险成本和资金成本为基准,限制上浮的幅度。银行不可能盲目放贷,做赔本买卖,商业银行的信贷选择和定价主要基于企业评估和风险预判。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要争取得到优惠贷款,重要的是提高市场竞争力和财务品质。

  第二,提升财政扶持的效能。2019年税赋制度改革迈出的步子是最大的,全年减税降费2万亿元,制造业的增值税率由16%降低到13%,企业的应纳税额起点由100万提高到300万。这些重大税改举措适应经济高质量增长模式下企业利润率总体下降的实际,有利于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而且由于增值税是间接税,减税效应可以通过抵扣机制层层传导。当然,在税收制度税负结构方面还有深化改革的余地。一是调整小微企业的税赋结构,减少中间税,细分所得税,原则上做到有盈利纳税,无盈利不纳税;增加税前扣除,适当调整税基,对科研和技术创新投入、职业培训投入予以税前扣除。二是适当扩大小微金融业务税赋优惠,对金融机构发放给小微企业的贷款,免除或大幅减少增值税和所得税,补偿银行承担的部分风险成本。政府安排一定投入,为小微企业提供有限度的政策性担保,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第三,完善资本市场。鼓励长期投资,吸引并规范保险、养老基金等长期资金入市。扩大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促进投资便利化,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完善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服务框架。加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以科创板为试点,探讨注册制改革的可行路径,规范上市公司停牌、退市制度。完善债券市场信用评级制度和债券市场违约处置机制,支持境外主体在境内发债融资,鼓励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

  第四,建立数字信任。大数据、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将逐步建立规模化的数字信任。日常行为可以积累信任,算法可以在一定范围替代信任,有中介间接信任变成无中介直接信任。数字信任+传统信用有可能构建全新的信任机制,做到4个可信:数据可信、资产可信、合约可信、法人可信,从而较大面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中国的优势在于,具有全球最稳定的政治、全球最大的市场、全球最勤奋的人民、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全球最完善的基础设施,还有全球最强大的政策制定和宏观调控力量。大家熟悉的俗语,30年河东30年河西,说的是历史发展引起区域比较优势的变迁。这里我想说,300年西方300年东方,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中国的发展和进步是历史必然,70年积淀、40年改革开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无论是我们党成立100年的2021年,还是新中国成立100年的2049年,以及更多的100年,未来是属于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