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中国合资公司要封闭? 华芯通CEO称“一言难尽”

时间:2019-04-20 18:31:04       来源:

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和中国贵州政府的合资公司华芯通本月底将正式封闭,400多人的技术开发团队正等候“接盘”。针对此音讯,华芯通官方尚未回应,不过据第一财经记者理解,华芯通CEO汪凯曾经离任。汪凯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关于华芯通开张风闻时表示“一言难尽”。

立誓一年 昇龙4800成绝唱

去年5月,高通公司还在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召开特别发布会,宣布从技术和资金上支持华芯通公司展开效劳器芯片的研发,助力华芯通公司获得成功,为支持贵州大数据产业和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开展做出积极奉献。

事先汪凯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势关于华芯通十分有利,第一款芯片曾经流片,行将量产上市。”高通公司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高通并没有加入效劳器芯片业务,作为华芯通的股东,高通会在技术特长,设计才能和管理方面持续为华芯通提供重要支持和协助,保证华芯通拥有充足的资源,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全体实力。”

阿蒙还强调,高通与贵州省政府的协作项目,在高通业务战略中具有重要位置。从全球来看,智能衔接设备的疾速增长和人工智能的开展,减速了数据中心向包括边缘计算在内的扩展,效劳器技术市场开展前景黑暗,而中国是该范畴开展最快、潜力最大的市场之一。

不过单方的誓词说了不到一年,华芯通的开展就要自愿打上休止符。业内人士用“貌合神离”来描述两家公司的协作。

华芯通创立于2016年,次要效劳于效劳器芯片的设计和开发。到去年8月为止,高通和贵州政府总共投资了5.7亿美元在这个项目上。去年11月27日,华芯通宣布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构国产通用效劳器芯片——昇龙4800 正式开端量产,首批出货量数千片。

成立三年就走向终结,华芯通的“猝死”虽然让人不测,但市场人士早就对这一项目存有疑虑,尤其是在去年高通在效劳器芯片上宣告“撤离”之后。由于如今95%的效劳器芯片市场都被英特尔X86所占据,让其他参与者望尘莫及。

一位ARM的管理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高通宣布本人不做效劳器芯片的那一刻起,这个合资项目就曾经注定了要沦亡。高通的加入也是出于外部管理的决议,他们以为云计算尤其是边缘计算的市场潜力更大。”

为国产芯片合资企业敲响警钟

这个项目的失败也给国际芯片产业的其他公司敲响了警钟。研讨机构Gartner研讨副总裁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华芯通项目的关键成绩是投资报答率不行,而且由于是中美单方的股权,谁出钱?谁出技术?由谁控股?合资公司都会面临这些复杂的成绩。”

实践上,华芯通并不是高通在中国独一的合资公司。去年5月,高通获批与国有大唐电信子公司联芯科技以及建广资产管理无限公司、智路资本共同组建一家设计智能手机芯片组的合资公司瓴盛科技无限公司,注册资本接近30亿元,其中高通和联芯科技占比均为24%。

盛陵海表示,高通与大唐合资公司的前景也能够就此蒙上暗影。此前曾经有媒体质疑,瓴盛科技智慧成为高通公司的代理人,扮演高通低端芯片分销商的角色,高通是不会把中心技术转让给合资公司的。

知识产权掌握在谁手里?或许是“华芯通们”最大的痛点。虽然从注册资原本看,中资的确处于主导位置,但是合资公司的主导权还是掌握在高通手上,由于大少数的外资科技公司只向国际提供技术受权,而非知识产权的转移,这也就意味着,合资公司只能去运用技术,而不能真正拥有技术。

芯片行业不乏合资公司的案例,英特尔与国际公司澜起科技协作,X86 CPU技术依然掌握在英特尔手中。ARM与中国的协作也由来已久,包括开设中国的基金和孵化器,并与中国厚安创新基金成立合资公司,但真正的专利权依然掌握在母公司ARM手里。

华芯通项目告败后,高通在数据中心方面的雄心或许也将遭到打压。去年,阿蒙曾对第一财经记者描绘了其在数据中心方面的规划。他说道:“我们做的第一件事 配资头条 情是依赖与贵州政府的合资公司华芯通来开展数据中心业务,第二步是持续开展技术,并经过关于华芯通的支持,来满足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需求,将数据中心的业务扩展至挪动网络的边缘计算范畴。”

来源:第一财经

 

频道推荐